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八章 拦截
    林顿也想起来了,原本这个时候应该是中午的时候闯入这里的阿散井恋次告诉他们这个消息的,但是现在因为阿散井恋次提前被他带来了,所以他也不知道这个消息。等到日番谷冬狮郎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离行刑还剩13小时的时间。

    黑崎一护和阿散井恋次的表情都变了,毕竟他们到现在还没掌握卍解,他们也知道没有掌握卍解的话,什么都阻止不了。留给他们的时间实在是不多了。

    “那就没什么时间浪费了。”夜一说道。

    “总之,再想多的也没用,明天中午的话,在那之前练成不就行了。”黑崎一护果然还是说着主角说的话。

    “你可……别光会说好听的话啊。”阿散井恋次当然也是一个意思,不准备放弃。

    夜一也没办法,她必须在这边配合黑崎一修炼卍解,转神体的灵力也是她提供的。能行动的人,只剩下林顿以及日番谷冬狮郎和松本乱菊了。

    “总之这样的安排我无法接受。”日番谷冬狮郎说道,“这实在是太奇怪了,我必须去中央四十六室问问。”

    很明显日番谷冬狮郎还没完全的相信夜一的片面之词,虽然她说的确实很像是真话。所以他还是决定去问问中央四十六室,毕竟刑期不断提前的命令就是中央四十六室下达的。如果他们和蓝染有什么关系的话,他必须问清楚。

    “我也抱有疑问,我和你一起去,队长。”松本乱菊这时候其实已经相信了夜一的话了,但是她也没有直接下判断,毕竟市丸银这边……或者说她不想相信吧。

    “那我和我侄子一起去。”林顿举手说道。

    “都说了别叫我侄子!”日番谷冬狮郎吼道。

    “你现在去会有危险。”林顿说道。

    “你的意思是……总队长已经知道我的行动了?“日番谷冬狮郎问道。

    “哦……总之有危险。”林顿也是直接跳过了解释环节,“没什么时间了,先出发吧。”

    看林顿说的认真,也确实是没什么时间,日番谷冬狮郎只能也先同意林顿一起走了:“那么雏森就先拜托你了。”

    当然是对夜一说的,雏森桃当然是不能带上的,她现在还在昏迷呢。不过这倒是让林顿注意到了一直昏迷的雏森桃,这货……可能是已经醒了,林顿开着见闻色才能发现对方呼吸的变化。不过她一直都没动静,装昏,看来是有自己的想法。

    按照林顿的估计,这家伙估计之后会跟上来吧。毕竟原著中她也是跟在日番谷冬狮郎的身后到达了中央四十六室,可能她也听到了之前两边的部分对话,现在估计也乱的不知道相信谁呢,应该是想要自己亲眼看看情况。

    当然林顿没空管她,这货实在是太舔狗了,你现在跟她说什么都没用,除非蓝染亲自和她说,不然她怎么都不可能相信。还是让她自己体会下“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是什么感觉吧。

    “走吧。”日番谷冬狮郎没注意到雏森这边的情况,直接起身说道。

    三人小队开始行动起来,果然三人离开没多久,雏森桃直接找了个机会突然起身冲了出去。夜一这边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她本身也不能离开这里,不然的话黑崎一护的修行就停滞了,现在可没休息的时间。看着雏森桃的背影,她也只能叹了口气。

    回到林顿这边,三人也是一路加速,当然毕竟是自己的侄子,林顿已经早就在日番谷冬狮郎的身上做好了标记了,所以很轻松的就跟在了对方身后。日番谷冬狮郎对林顿的移动方式也是有些好奇的,但是现在也不是问这个的时候。

    不过这样的赶路还是动静有些太大了,虽然日番谷冬狮郎和松本乱菊两人都在压制自己的灵压,但是还是被人给拦截了。

    出现在他们前面的也是三个人,林顿看了看,基本上都能认出来。头上戴着一个奇怪的头罩的七番队队长狛村左阵,七番队副队长射场铁左卫门,以及十三番队队长,浮竹十四郎。

    林顿倒是有些诧异的看了看浮竹十四郎,这家伙这么会和狛村左阵一起行动的?不过想了想也是,本来应该是东仙要的,但是他被自己的打伤了,估计就算恢复了,也会拖着不行动,毕竟他可是蓝染的人嘛。

    之前日番谷冬狮郎说过,现在瀞灵廷已经是战时的配置了,至少两个队长一起行动,看来这两人就是一组的。

    “本来总队长的意思是找你回去问话的,十番队队长,日番谷冬狮郎,现在看来,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说话的人是狛村左阵。是的他们完全感觉不到林顿的灵压,所以只知道日番谷冬狮郎的位置,之前因为发现了被袭击的市丸银,所以想要找同组的日番谷冬狮郎问情况的,结果看到林顿,就不用解释什么了,“我没想到你会背叛!为什么?”

    “事情的情况不像你们想的这么简单……”日番谷冬狮郎试图解释一下,当然狛村左阵可不会轻易的相信他的,他还是相信自己看到的。不过在他开口之前,已经有另一个人开口了,他可不想让日番谷冬狮郎这么轻易的解释清楚。狛村左阵不说,浮竹十四郎可是对目前的情况一直抱有疑问的,让他真的解释清楚可就不好了。

    “算了,侄子。”林顿直接抬手打断了日番谷冬狮郎的话,“现在可没空解释这么多了,你还是先走吧,这边交给我,反正我也不在乎再弄掉几个队长了。”

    “旅祸——林顿。”狛村左阵直接转向了林顿这边,“就是你打伤了我的友人,东仙对吧。无论如何,老夫会也会把你抓回去。”

    “就是我干的,怎么了?”林顿摊手说道。

    “叮”的一声,狛村左阵直接拔出了自己的剑,光是拔剑的剑压就震碎了周围的地面。很明显这就是用实际行动回答林顿了。

    看到这个情况,日番谷冬狮郎也知道没办法解释了,本来还有解释的可能的,现在林顿一开口,直接就进入战斗了。

    “两位队长,你没问题吗?”日番谷冬狮郎问道。

    “就这一人一狗?你也别太小看你叔叔我了。”林顿说道,“我让你先走主要是怕我误伤你了,这可能是比较大规模的一场战斗。”

    “明白了。”日番谷冬狮郎点头,既然林顿自己都这么说了,他当然也就听他的走了。毕竟林顿虽然自己说是自己的叔叔,但是日番谷冬狮郎也没认,没那么关心林顿的死活。再说了,现在另一边的事情在他看来更加重要。

    说完日番谷冬狮郎也是一个加速继续前进,当然松本乱菊也跟在了他的身后。狛村左阵看了看情况,直接对着旁边的浮竹十四郎说道,“浮竹队长,那边交给你了,而这家伙,交给老夫就行了。”

    “我觉得……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狛村队长。”浮竹十四郎估计是已经猜到了日番谷冬狮郎的目的地,甚至有些放他们走的意思,因为他也对目前的情况感觉非常的奇怪,“已经至少有四位队长被他击败了,我觉得不是能等闲视之的对手。”

    “……”狛村左阵看了看已经消失在视野中的日番谷冬狮郎,现在追也来不及了,也没说什么,再次看向了林顿这边,“也罢,老夫我可不会留手,浮竹队长,你先退开一些。”

    浮竹十四郎一瞬间就明白狛村左阵要干什么了,果然他往后退了几步之后,狛村左阵直接把刀往前方一横,喊道:“卍解,黑绳天谴明王!”

    一个巨大的铠甲武士突然出现在了狛村左阵的身后,穿着厚重的铠甲,拿着巨大的武士刀,威武非凡。

    看到这家伙直接卍解,林顿倒是也没什么奇怪的。这家伙可能是这些队长里面最喜欢开卍解的了,你甚至都很少看到他始解。当然战斗力嘛……也是差的数一数二的,基本上是和东仙要争夺最差队长宝座的人。

    不过说真的,这黑绳天谴明王的时髦值不低啊,也不知道为什么狛村左阵经常被人秒成背景板,可能是舔狗不得好死的关系吧。

    “呼”的一声,就在林顿想事情的时候,狛村左阵一挥手里的剑,身后的黑绳天谴明王也跟着挥剑。虽然没有攻击,但是刮起的剑风就要把周围的一切都扫平了。

    “来吧,旅祸!”狛村左阵看来是真的想为东仙要报仇,这眼里充满了战意。

    “明白了,既然你都开大了,那我也只能奉陪了。”林顿看着面前的巨大武士,这时候当然也只能用那招来配合了。

    “来吧,须佐能乎。”双眼紫光一闪,黑色的骷髅出现在林顿的身后,慢慢地披上盔甲,长出双腿。稍许,须佐能乎也出现在了战场上,两位巨人面对面对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