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卷 残忍的慈悲 第七十五章 凌晨鹰飞
    叶秋专门从加油站里搞来了几桶柴油,不为别的,就是想感受一下电灯的光亮。有时,一点儿小欢喜,就能给人带来无限的动力。

    叶秋,周怡,希琳,保镖马库,还专门拉上极不情愿掺和的梁逸,5个人把地下室的柴油发电机打打扫扫,修修补补,忙活了大半夜,终于在一阵机器的轰鸣声中,发电机开始运作。

    众人很期待地来到客厅,一起抬头望着天花板上悬吊的炫丽灯饰,“啪!”叶秋按下开关,灯并没有亮。

    “难道是传输电线损坏了?我去看看。”叶秋不死心,转身往地下室走,可就在他转身之际,几阵忽明忽暗的亮光闪过,恍然之间,灯亮了!

    灯光映满堂,洋洋洒洒地倾斜在众人身上,众人仰起头,翘起鼻息,尽情地享受着灯光的洗礼,吮吸着光明所带来的芬芳。

    “唉……也不知道那点柴油还能支撑多久……”

    刚开始欢喜没多久,大家就开始发愁,他们都知道,不论柴油还能支撑多久,总有一天会耗尽,灯光也会再次陷入长眠。

    “等兰斯小镇清理干净后,你们可以把他们的太阳能装备搬运过来,沙漠里最不缺的就是阳光,供电的问题很容易就能得到解决。”梁逸突然一席话,让失落的大家伙儿重新燃起了希望。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兰斯小镇还有高压电网系统,他们肯定有很先进的供电设备,梁长官你实在是太聪明了。”叶秋握拳拍掌,兴奋得很。

    梁逸不胜赞美,眯了眯眼睛,瞥了一眼时间,Am12:40分,-2℃,“时间不早了,抓紧时间休息。”说完,转身走出客厅。叶秋急忙拉着周怡跟上去,笑着讨问道:“梁长官,这一次你给我放几天假啊?”

    梁逸望着手牵手的叶秋和周怡,斜眼一笑:“本来是一天,现在多给你一天。”

    叶秋兴奋道:“哇塞,双休啊!”

    “好好享受吧。”

    梁逸的浅笑中,还蕴藏了一丝祝福。

    ……

    ……

    叶秋真的把两天的假期安排得妥妥当当。

    第一天早晨,探望被自己射伤的小男孩;中午吃完饭,开400多万的豪车带周怡兜风,晚上,和镇子上的酒鬼们拼酒,直到伶仃大醉,酣畅淋漓!

    第二天早晨,在希琳的带领下,和周怡一起前往沙漠中去“绿洲”度假,因为没有防晒霜的缘故,傍晚回来时整个人都黑了一圈儿。

    梁逸的假期也并不单调,偶尔去防线逛一逛,督促民兵的训练,和镇长喝茶聊天,找镇子里的老人下棋,虚心学习中亚人的文化……他是个中规中矩的老古董,古时夫子那句“活到老学到老”的话一直在他耳旁响起,并让他坚信能受用终生。

    ……

    两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晃眼间就过去了……

    经过全镇人民的齐心协力,镇口的防御设施差不多完善,近两日也没有再发生过组织成员突袭事件……但就在大家以为隐患已经消除之时,夜里凌晨3:21分,镇口传来了一阵激烈的枪声。

    当梁逸和叶秋赶到镇口时,突袭的“敌人”已经被保镖和值班的民兵全部歼灭。阻击人员各个头上都冒着冷汗,第一次作战就面对这样的“敌人”,受到的惊吓显然不小。

    镇口外横摆着6具尸体,身上已被步枪打成了筛子,若不是偶尔几颗子弹爆头,它们一定还能爬起来冲刺。

    “怎么都是些孩子?”叶秋检查完每一具感染者的尸体,疑惑道。

    “为什么不是成年人而是孩子?为什么那么多成年人却偏偏是孩子?用逆性思维思考,这群孩子可能和乌鸡镇有一些渊源……”梁逸抿嘴猜测,“你们谁去把镇长请过来一下?”

    “我在这儿,梁长官。”希琳抚着安力满缓缓走来。

    希琳在瞧见地上血腥狼藉的尸体后,吓得闭眼惊呼:“天呐,这是魔鬼降临人间了么?”

    梁逸指着地上依次排列的孩子尸体,问安力满道:“安老爷子,你认得这些少年么?”

    “这……”安力满从兜儿里摸出一副金丝眼镜戴上,仔细瞧了几眼,惊呼道:“这……这些都是镇子中被掳走的孩子!”

    梁逸点头确认道:“这就对了,这些少年发生了心理上的变异,靠着脑中对家仅存的思念,一路从兰斯小镇奔袭过来。”

    叶秋皱眉道:“其它村子肯定也有青少年被掳去,那要是所有感染的少年都往家里窜,周围的村庄岂不是很危险?”

    “兰斯小镇的感染者往外扩散,这就证明它已变成了荒镇,趁着疫情还没有扩散,应即刻对其展开歼灭,”梁逸又看了一眼时间,冲叶秋吩咐道:“现在是凌晨4点整,你去集合民兵,15分钟后我们进攻兰斯小镇。”

    “OK。”叶秋应声,动员起保镖和民兵,开始整装军备和武器。

    “来几个人和我一起把尸体抬到路边烧了。”

    梁逸招呼了几个村民处理尸体,这时天上突然传来一声“咕……”鹰的鸣啼,鹰击长空,徘徊不走。

    “这么冷的天气,怎么会有秃鹫徘徊呢?是不是它看中了这些尸体?”安力满在一旁喃喃低语道。

    梁逸脸色不由一沉,秃鹫食腐,多盘旋于中亚地带,实打实的空中霸主。据考究,X病毒是可以通过动物进行传播的,且极容易发生变异,假设秃鹫吃了感染者身上的腐肉,然后通过空中传播出去……后果怎堪设想?

    “啪!”

    梁逸掏出手枪,毫不犹豫就把空中的秃鹫打了下来,虽此作用不大,但多少消除了一些隐患:

    “把秃鹫的尸体也烧了。”

    ……

    10分钟后,30个精壮的民兵集合在镇口,分4辆皮卡搭乘,叶秋和梁逸驾驶越野准备在前面开路,一行人整装待发,风萧萧兮夜未央,一去能否安然归来?无人敢给出肯定。

    “你不去和周小姐告个别么?我们这一趟估计没那么快回来,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回来的。”梁逸在副驾驶抽着烟,距离出发的时间还有3分钟,他是个很守时的人。

    叶秋通过后照镜,观察送行的村民和周怡,眼中已经有了拥有一些东西后该产生的不舍……这种不舍之情对于梁逸而言是个坏消息,他有很多同事都曾有过这种眼神,顾以诚,邓韵,以及自己。

    牵挂。

    特别是心爱的女人,总是醉卧沙场的男儿心中之痛、口中之念。临死都无法忘记的诱人的东西,比信仰还深,比毒药还毒,能让人坚强地活下去,也能让人病入膏肓。

    “还是别告诉她好了,否则她一定会跟过来的,这个女人,很难缠……”叶秋默默地抽着烟,第一次看他谈论起女人的不好。

    “比如说呢?”梁逸饶有兴趣地问。

    叶秋苦笑道:“比如说同床共枕的时候,她就像是一条蟒蛇,把你缠得透不过气。”

    梁逸斜眼一笑:“活儿这么好?”

    叶秋摇头道:“梁长官你可别误会,我们除了一起睡觉之外,什么都没发生,我对天发誓。就只是相谈甚欢,相拥取暖,她给我想要的,我给她想要的。”

    梁逸道:“你们才认识不过几天,能发展到这种地步已经很不错了。”

    叶秋叹气:“虽然我们才认识几天,但生死已经历了好几次,人这一辈子只有一次生死,这么算起来我和她已经相识了几生几世,”他笑问梁逸:“你觉得我说得对么?梁长官。”

    “你说的很对。”梁逸完全肯定叶秋的话,因为他和冯小艺也并没有认识多久,但在二人结伴旅途中,他已经救下她不过十几次,几十次生死攸关,换一句”我爱你“,没毛病吧?

    “出发吧。”

    梁逸扔掉烟头,叶秋也扔掉烟头,所有会抽烟的民兵都扔掉了烟头。

    越野在前引路,皮卡在后跟随,五辆车排成“1”字飞驰在公路上,激荡的飞灰形如一层面纱。

    梁逸打开天窗,支出半边身子,点燃一根烟,吹着寒风,默默地望向天空。

    “梁长官,烟不算啥好东西,抽多了对身体不好,你现在烟瘾比我都大了……”叶秋含蓄提醒着,又问:“你在看啥呢?”

    “咕……”一只秃鹫翱翔在天际。

    “我在等它。”梁逸举起左轮,瞄准天上的秃鹫,“啪!”一声枪响,猛禽自空凋零。

    “牛逼,车速这么快,它飞得也这么快,你这都能打中……”叶秋发自内心地佩服。

    梁逸猛吸两口香烟,绚烂的烟雾似粉如沙,寒风一吹,瞬间飘散无影。

    “我知道梁长官你在担心啥,但现在我们的担心已经晚了不是么?”叶秋轻声,“华夏那么多鸟儿,再大规模的杀伤武器也灭绝不了的。”

    梁逸丢掉烟头,关掉天窗缩回副驾驶,苦涩道:“我有预感,不出5年,整个世界将会全面沦陷。”

    叶秋无奈道:“这有什么办法呢,世界注定遭此一劫,除非真有神仙下凡……哦不,是神仙下凡也难救。”

    梁逸双手合十举过头顶,闭眼祈祷道:“希望东桑不要出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