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零三章 夕阳之下
    岩洞里的温度很低,我们几人穿的衣服又很单薄。

    刚一进入,大伙儿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小艇被湍急的河水冲击着向前。

    乒乒乓乓、乒乒乓乓……

    时不时还能听见河里礁石撞击小艇外层的声音。

    身体随着河水不断的起伏着。

    我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说实话,自从刚才感觉到那诡异的、会移动的荆棘之后,我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又或者说,从那时起,我就开始有些疑神疑鬼的。

    进入岩洞越深处,光线就越是黯淡,直到后来,一点光线都没有了。

    我想了想,打开了生存手环上的照明灯。

    淡淡的光亮瞬间扩散开来。

    大伙儿睁着眼,隐隐约约可以看清岩洞内部的轮廓。

    这个岩洞里的岩石,是那种偏红的颜色。

    盯着它看了几秒,我总感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突然,我瞳孔猛地一缩。

    岩壁上的褶皱,加上这种类似人类或动物血肉一般的岩石颜色。

    这感觉,不就像是,我们正处在某种巨大生物的口中吗?

    “我去,你们……你们有没有感觉……”

    刚想说些什么,前方突然变亮了许多。

    还没来得及询问,就听那老头说:“马上到出口了!记得先闭上眼睛,缓缓再睁开。”

    他话音刚落,小艇就已经顺着河流飘到了岩洞的外面。

    我们六人,也已经闭上了眼睛。

    此时的外面,刚好是日落时分。

    夕阳西下。

    昏黄的阳光斜斜的映照在每个人的身上,脸上。

    虽然还没睁眼,不过我还是能敏感的察觉出气氛的变化。

    阳光照在我身上的一瞬间,刚才在岩洞中的那种诡异的感觉顿时就被冲散了不少。

    适应了外面的光线之后,我们这才缓缓睁开了眼。

    开小艇的老头朝着两岸看了看,将方向盘朝右一转。

    几秒钟后,他便将动作麻利的锚钉插入了河边的沙地里。

    “好了,我已经送你们到达目的地了,接下来的路就靠你们自己了。赶紧把账结一下,我得赶紧回去了。”老头快速的说着,然后右手朝我们一摊。

    我也不想跟他废话,将科力尔给我的那叠索玛,数了200面值的纸币。

    “给,刚好200索玛。”说着,我将纸币递了过去。

    没想到,那老头挑眉看了一眼我手里的钱币,却并不去拿。

    “嘁,我冒着生命危险把你们送过来,你们就给这么点儿钱?这似乎,不太合适吧?”老头从裤兜里又摸出一颗烟,他将烟叼在嘴里,语气有些阴阳怪气。

    “嘿,我说,你可别想诳我们,咱们可认识商会的人,来不归森林,就是这个价钱,想要多的?没有!!赶紧拿了钱赶紧走!”张强终于怒了,他瞪着眼,没好气的对那老头说道。

    “是啊,你不是说,你得赶紧回去吗?现在你不怕太阳下山,不怕夜晚来临了?”赵七七也冷哼一声,目光不善的望着他。

    我叹了口气:“那你到底想要多少?”

    老头目光一瞬不眨的盯着我手里全部的纸币:“怎么着,也得把你手里的钱全都给我吧?”

    “全部?你这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吧?”我一听,顿时也来了气。

    扭头跟杜德明使了个眼色,他立即会意。

    动作迅速的将双节棍合为了短棍,将顶部的小刀也弹了出来。

    “反正这里只有200索玛,多的没有,你爱要不要,而且,你也威胁不了我们。是拿着钱滚蛋,还是继续跟我们纠缠到夜晚来临,你随意。”我声音冰冷的对那老头说道。

    老头被我突然转变的态度吓了一跳。

    而与此同时,杜德明也已经将刀尖送到了他脖子不远的地方。

    “诶诶诶,别,别!!我拿了钱就走,你们别激动!”老头见此,顿时吓得脸色惨白。

    不过这下,他倒是不废话了。

    杜德明闻言,这才收了武器。

    见他拿了钱,我们六人这才下了小艇。

    而那老头,啥也没说,就直接调转方向动作麻利的重新向着岩洞处驶了过去。

    哦,对了!

    他在回程的时候,似乎又从衣兜里摸出了那对儿耳机,将耳机放入了耳朵里面。

    这时,又是一阵冷风吹过。

    呼~~~

    风吹拂着众人的发丝,同样也撩起了那老头略显凌乱的花白头发。

    逆着光,我们都没有看清。

    事实上,在那一瞬间,老头的耳朵里,缓缓的钻出了许多墨绿色的、扭动的、活着的,类似植物茎蔓一样的东西。

    盯着那老头的背影看了几秒,杜德明转身看向我。

    “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望着已经开始西沉的太阳,我略微有些担忧。

    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我摸着下巴:“是啊,应该还有三四十分钟,天就得全黑了。我们目前最应该做的,是找到一处地方,搭好帐篷,免得夜晚到了没有地方睡觉。”

    “这个,恐怕得特种兵出身的王义比较在行吧?”张强一听,顿时转头看向王义:“老义啊,你觉得,咱们应该在哪个地方安顿下来好呢?”

    其他人闻言,也都将目光转到了他的身上。

    “嗯……让我看看。”王义说着,点开了生存手环里的游戏地图。

    他将地图放大,再放大。

    最后地图上只显示出我们附近四千米左右的范围。

    看了一会儿,王义才说:“我们现在处在河流的上游,这里植物很是茂盛,之前你们也听科力尔说过,这里的植物很是邪门。所以我认为,我们再向前走个大约七八百米的距离就能走出这片树林,那里地势较为开阔,从地图上看,茂密的植物也较少。我想,在那里扎营会比较安全。反正咱们在河道边扎营,也不用担心饮用水的问题。”

    “没错。虽然说,有树木更加便于我们隐蔽。不过现在,躲避这些植物却是更为重要的。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赶紧出发吧!”我点了点头,对其他几人说道。

    其他人闻言,也都默认了王义的提法。

    就这样,我们顺着河流一路向前。

    大约6、7分钟之后,果然走出了那片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