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是不是瞎
    第二天寰县的康局长和庄县长找过来时, 赵屿一行人在餐厅吃早饭。

    几个人相互认识后,康局长神情凝重:“我听蓝小姐说,昨晚你们遇见了暴徒, 他们还对你们动手了?”

    赵屿思索片刻:“他们应该不是普通暴徒, 最开始的目的是绑走蓝小姐, 后来才决定杀我。”

    康局和庄县长对视一眼:“十有八-九是申屠家跑掉的那些人,这段时间我会让人巡逻, 尽快把他们抓到。”

    这些漏网之鱼目无法律, 窝点众多,实在危险。

    康局道:“检察院已经准备起诉申屠涉等人, 赵同志, 这次多亏你们, 如果真让申屠涉跑到了泰州, 那就真拿他没什么办法了。”

    赵屿和他握了手。

    康局没提起悬赏奖金的事, 赵屿也没提。

    庄宏修看着赵屿手臂上的伤口嘟囔道:“我就奇怪了, 申屠家的人,怎么这么快就知道我们把申屠涉抓了,明明还没公布消息。”

    青团有些心虚,忍不住看黛宁。

    这货吃红豆奶酪,正吃得香甜,她挑食,只拿自己看得上的,见赵屿在谈话,她悄悄把人家的红枣味儿也拿过来塞进自己嘴巴。

    赵屿回头就看见盘子里空了一块。

    黛宁脸颊鼓鼓,圆圆的眼睛看着他。赵屿没说什么, 给她倒了杯豆浆,帮助她咽下去。

    庄县长说:“申屠家那些人本来就不是省油的灯, 消息灵通些也不奇怪。”

    康局赞同地点头:“狡兔三窟,看来我们有必要排查,还有哪些人在寰县周围。”

    为国家扫黑除恶,是刻不容缓的事。

    康局说:“赵同志,你过来一下。”

    赵屿起身跟过去。

    黛宁只管自己吃饱,根本不听他们在讨论什么。倒是杜恬,竖起耳朵想听几句,心情澎湃。她几乎是一点点看着赵屿走出大山,现在赵屿开始接触大人物,未来只会更加了不得!

    赵屿和康局谈了好一会儿话,回来对众人道:“康局说奖金已经在申请,过几天会发给我们。我想问问大家,关于分奖金的想法。”

    李壮栓子他们面面相觑,村民们见识不多,现在还云里雾里。

    杜恬柔声开口:“赵屿哥,大家都相信你,你说怎么分就怎么分。”

    李壮立即附合:“对,俺们啥都不懂,赵屿,俺听你的。”

    赵屿昨晚就想过这个事,见所有人都没主意,他道:“那就按功劳分,抓获申屠涉等人的,家里贡献渔网和麻药的,还有押送申屠涉的,按出人和出力来分奖金。”

    这样分配自然最为公允,村民们纷纷点头,赞同赵屿的说法,他们没把分奖金当一回事,一来不知道奖金有多少,二来即便可观,那么多人分下来,到手也没多少。

    栓子终于记得问:“屿哥,奖金有多少啊?”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赵屿开口:“申屠涉一百万,他的小弟每个五万,总共二百一十万。”

    原本不抱期望的村民们:“……!”

    李壮这辈子也见过这么大的数字,怀疑自己在做梦。稀里糊涂跟着赵屿捉了群人,就这么多钱!

    赵屿:“过几天我出个账册,列出来分配奖金的情况,到时候你们看看。”

    杜恬十分不解,按理说,这群村民跟傻子似的,什么都不懂,如果赵屿一个人拿了这些钱,很快就可以搞投资,混得风生水起,这样坦诚分下来,他自己还剩多少?

    但她不笨,自然不会说出来。

    青团立刻抓紧机会给黛宁科普:“男主心中自有计较,要成大事业,肯定不会目光这么短浅,看着吧,哪怕分到的钱不是很多,真正的好处还在后面。”

    黛宁没耐心听他们罗里吧嗦开会,反正她也阻止不了赵屿发达,干脆出去玩,寰县好吃的她还一样没见到。

    她想往外跑,被赵屿在桌子下拉住:“去哪里?”

    “逛街呀。”

    “你也听见庄县长说什么了,申屠家那些人还在外面,保险起见,先别出门。等他们被抓住,你再出去玩。”

    “可我在这里不好玩。”

    赵屿低声道:“我待会儿陪你玩。”

    “真的吗?”

    “嗯。”

    黛宁知道赵屿一般不说谎,勉为其难答应。青团自动把这话翻译成“赵屿把自己给她玩”。

    大家散会以后,各回宾馆的房间等待奖金发放。

    黛宁充满期待地看着赵屿,他失笑:“你先回房间,我换个绷带,一会儿过来。”

    她高高兴兴走了。

    赵屿回房间,没想到杜恬正好等在门口。

    算起来,杜恬已经很久没和赵屿好好说过话,明明起初他们关系还不错,赵屿也处处关怀维护她,可是这才多久,赵屿对自己比陌生人还不如。

    她忍住委屈,开口道:“赵屿哥,我可以进去和你说说话吗?”

    赵屿:“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

    杜恬咬唇:“我不知道是什么误会,让你对我的态度变成现在这样,但我必须告诉你,你要当心纪小姐,前天我给她上药,她竟然……把涂外伤的药给我喝了,还有申屠涉被捉住那天,她指挥那些人打我,纪小姐看着天真不谙世事,可她心肠十分狠辣,申屠涉甚至愿意听她的话,我有个猜测,不会是她把申屠涉带来我们村子的吧?”

    赵屿静静听她说完:“没别的事,你就回去吧。”

    “你不相信我的说的话?”

    赵屿淡淡道:“这些我都知道。”

    杜恬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她想过许多种赵屿知道这些事的后果,但独独没想到他毫不在乎。

    赵屿阖上门,给自己换绷带去了。

    ――

    赵屿如约过来陪黛宁玩,他没有陪女孩玩的经历,当然赵安安不算,赵安安可比黛宁懂事多了。

    他拿来一副象棋,摆在桌子上,对黛宁招手:“过来吧。”

    黛宁看他熟练地放好车、马、炮、象,满脸问号:“我们玩这个?象棋?”

    赵屿微微皱眉看她,似乎在问,不然呢?

    黛宁说:“打游戏啊,这年代老头儿才玩象棋呢,你来陪我打游戏,我玩ADC,你给我打辅助。”

    赵屿沉默一瞬,如实道:“我不会。”

    黛宁说:“我教你!”

    赵屿看她一眼:“你不会下中国象棋?”

    “怎么可能,”黛宁立刻说,“别说象棋,围棋五子棋飞行棋,我样样精通。”

    “那来一局,你赢了我和你打游戏。”

    她开始不高兴了:“是你陪我玩,还是我陪你玩!”

    赵屿叹了口气:“我陪你玩。”

    黛宁这才满意,从包里摸出备用手机二号,递给赵屿,开始给他讲操作。

    赵屿很奇怪她那包,女孩子的包包看上去不大,可好像什么东西都能装。

    赵屿确实是游戏新手,如他所说,特别菜。

    且他是山里出来的孩子,使用手机本就不熟练。

    黛宁一个人玩得美滋滋,还时不时骂他笨。赵屿伤手一直疼,但他没吭声,也没抱怨,继续陪她玩。

    其实两个人都菜,已经被队友骂爆了,队友亲切地称他们为“菜鸡二人组”。

    尽管黛宁菜,可是架不住她玩得上头。

    她这个人懒惯了,能坐着绝对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她没骨头似的,躺在赵屿腿上继续玩。

    赵屿坐得端正,低眸看她一眼,沉默片刻,把她脑袋往外拨了拨。

    这货没心没肺,男人裤.裆处能睡么?

    她小脑袋被拨开,也不在意。

    过一会儿,赵屿终于上手了,黛宁第一次体会到身为男主,到底有多聪明,他玩辅助,竟然真的可以开始保护她。

    只是纪黛宁带不动,还是死了。

    她看一眼活得正好的赵屿,嘟嘴道:“你要和我一起死。”

    赵屿说:“好。”

    说完他真的干脆利落陪她死了,一句废话都没有,也不问为什么。

    说真的,这一刻黛宁觉得他挺好的。她又可以了,她躺在赵屿腿上,大眼睛黑白分明,娇声娇气问:“赵屿,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赵屿笑了一下,没回答。

    她越发心痒难耐:“你回答呀,你喜欢我吗?”

    赵屿低眸,看着她说:“不喜欢。”

    她很生气,不可思议地拿起他的手,放在自己脸颊上:“我这么漂亮,你竟然不喜欢我!你快-感受一下,你是不是瞎啊!”

    赵屿手指轻轻摩挲一下她娇嫩嫩的脸颊:“嗯,没看出哪里漂亮,脸皮倒是挺厚的。”

    黛宁气得当场隔着裤子咬他一口。

    说她是个智障都行,但是不能说她不美。

    赵屿身体绷紧,叹息一声:“松嘴。”

    见黛宁不听,他掐着她的小脸,让她松嘴移开。她不肯放弃,凶巴巴的,含含糊糊问:“尼快嗦,我枚不枚?”

    赵屿把她脸颊旁的卷发拨开:“美。”

    她一瞬笑开,连眼睛里都绽放出醉人的笑意,瞳中像盛开了倾城的花,一点一滴,映入他眼中去。

    赵屿微微错开眼睛,问她:“你还玩不玩?”

    黛宁来了精神,坐起来:“不玩这个了,我们换种方式玩吧。”

    赵屿没意见,他对除了生存技能之外的追求都无所谓,玩什么对他来讲都一样,只要纪黛宁不乱跑。

    黛宁说:“这个游戏叫做,我问你答,只能说实话。”

    赵屿怀疑她没有说完,替她补充:“一人一个轮次?”

    黛宁稀奇道:“你想什么呢,当然都是我问,都是你答。”

    赵屿皮笑肉不笑:“呵。”

    黛宁说:“那我开始啦,第一个问题,杜恬和蓝蓉蓉,谁好看!”

    赵屿用一种死亡眼神看着她,道:“你觉得呢?”

    黛宁:“我不要我觉得,我要你觉得,你快点说嘛。”

    赵屿故意气她,淡声道:“杜恬。”

    黛宁果然气着了,小粉拳要捶他,赵屿握住她拳头:“要玩就别动手。”

    “好吧。”她鼓起脸颊,问第二个问题,“赵安安和我,谁可爱?”

    赵屿忍无可忍,笑出了声。

    “……?”黛宁实在无法理解,这么严肃的问题,有什么好笑的。她催促赵屿讲答案。

    赵屿看着她,轻描淡写答:“安安可爱。”

    “不可能,赵安安怎么可能有我可爱!”

    这回她更生气,好在惦记这个游戏她始终占便宜,黛宁想了想:“那栓子和李壮,谁丑?”

    赵屿无语片刻:“李壮。”

    黛宁这下高兴了:“我明天就要去给李壮讲,你说他丑。”

    赵屿都不想和她计较:“你问的都是些什么没有意义的问题?”

    黛宁偏头看他:“哪里没有意义了,多有趣啊,你说什么才叫有意义?那这样,换你问我,但是我可以撒谎。”

    赵屿思维被她带偏,下意识竟然想问她,自己和XXX,谁更帅?纪黛宁简直有毒。

    他沉默片刻,整理好思绪,问出一直以来想问的问题。

    赵屿:“你家几口人?”

    “好多好多呢!”

    “不包括雇佣的,单说血亲。”

    “哦,三个,我爷爷,我弟弟,还有我。”

    赵屿很诧异:“你还有弟弟?”

    “是呀。”

    “怎么没听你提过他?”

    黛宁扁扁嘴:“我不喜欢那个丑鬼。”

    赵屿没有纠正她,反正大小姐看这个世界,除了自己谁都是丑鬼。

    赵屿略过这个问题,看着她泛着桃花色的小脸,淡声问:“在学校里早恋过吗?”

    黛宁眼睛一亮,低下头开始边回忆边数:“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十二个……”

    赵屿看都不想看她,打断道:“行了,下一个问题。”

    她疑惑道:“我在数我拒绝了多少人,他们这些笨蛋丑鬼,怎么可能配得上我。这个世界上,没有谁配和我早恋。”

    赵屿没反驳她:“嗯,那你数。”

    他发现,骄傲自恋,有时候也不是一个坏品质。

    黛宁数来数去,最后美滋滋总结道:“我原来这么招人喜欢啊!”

    赵屿笑了下,又想问她些别的问题,譬如她住在哪里,家人都是什么性格。他突然顿了顿,发现这一幕似曾相似,特别像前两天在街上时,蓝蓉蓉打听自己的家庭情况。

    他突然敛住笑意,不再说话。

    黛宁拉拉他衣服:“怎么不继续问啦?”

    赵屿站起来:“没什么好问的了,快到晚饭时间,你一会儿记得下来吃饭。”

    说着,他推开门走出去。

    黛宁目送他出去,随手把玩摆好没动的象棋。

    她拿起棋子“兵”,一步一步,走到对方的“将”面前。

    “啪”地一声,把“将”吞并。

    她好笑地说:“谁说我不会下棋,不是很简单吗?”

    等到“将”甘愿不做反抗,“兵”就能轻而易举将他吞吃。